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异世狂神 > 第925章 借势生威,重返大荒

第925章 借势生威,重返大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雨歌张着小嘴,看外星人一般看着楚南。
  
      “楚飞,你……你是天神境?”夏雨歌问。
  
      楚南笑而不语。
  
      “就算你是天神境,还是快走吧,李宇的爸爸是南岭五层圣子,圣子势力很大的。”夏雨歌焦虑道。
  
      “你不是你家势力也很大吗?”楚南道。
  
      夏雨歌跺了跺脚,道:“我家势力是大,但大不过他们家啊,不行,我得回去和我娘说一下,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也好。”楚南点头。
  
      夏雨歌的家在这座城市的主城区,占地颇大,看起来的确有势力。
  
      “小姐,你回来了,这位是?”夏家的一个老管家看了楚南一眼,问道。
  
      “他是我的朋友夏飞,我娘呢?”夏雨歌急问道。
  
      “雨歌,你怎么才回来?”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随即,一个曼妙的身影从里屋踏出。
  
      这美妇长得有夏雨歌有五分相似,身材娇小曼妙,胸前可比夏雨歌还要有料,让人移不开眸子。
  
      只是,这美妇一出来,就呆愣在了原地,楚南也微微一怔。
  
      “娘,娘……”夏雨歌叫了两声,发现她娘正盯着楚南发愣,心中有些不开心了。
  
      突然,美妇眸中水雾凝聚,朝着楚南跑了过来,似乎想扑进他的怀里,但到他面前时还是忍住了,泣声道:“老……老师,你……”
  
      老师?夏雨歌愣住了,呆呆看着两个人。
  
      楚南回过神,微微一笑,伸出手在夏宜的脑袋上拍了拍,道:“夏宜,都为人母了还掉眼泪,让女儿看笑话了。”
  
      楚南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还会遇到故人,夏宜可不就是当年青阳神脉圣菲诺学院那个喜欢缠着他的爆l萝莉吗?
  
      夏宜强忍着心绪,对夏雨歌道:“雨歌,还不过来见过师公。”
  
      夏雨歌咬着唇,跺了跺脚,转身就跑,她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她认为差不多大的青年竟然变成了她母亲的老师。
  
      “这孩子脾气就是这样,老师不要见怪……”夏宜道。
  
      两人进了屋,没有了外人,一直强忍着的夏宜突然就扑入了楚南的怀中,呜呜地哭泣。
  
      楚南一僵,若是以前,他肯定就抱着她安慰了,但现在夏宜都嫁为人妇生了孩子,就尴尬了。
  
      夏宜哭了好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从楚南怀中退出。
  
      “对不起,老师,我实在太激动了,没想到能再遇到你,我……”
  
      “好了,我明白,只是,你不奇怪吗?我现在的身份可是狂魔楚南。”楚南笑道。
  
      “放屁,我就算是死一万次都不会相信老师你是这种人,当初明明是永夜会和圣地开战,却将罪名安在了老师你身上。”夏宜道,她是经历过那个时期的,自然不肯相信。
  
      “不枉我们师生一场,对了,你和冷老师还有联系吗?”楚南问,他说的是冷莹莹。
  
      夏宜幽怨地看了楚南一眼,道:“就知道你会提起冷老师,你入圣地后,圣菲诺学院没多久就解散了,我们也各分东西,几十年前我见过冷老师,她一直没有嫁呢,不过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没事就好。”楚南道。
  
      “对了,老师,你和雨歌那丫头怎么认识的?”夏宜问。
  
      楚南简单的说了一遍,夏宜一脸愤怒道:“不就是一个五层圣子吗,欺人太甚。”
  
      “放心,你去圣地找一个叶檀玉,相信她会处理的。”楚南道。
  
      “啊,南岭圣地的檀玉圣尊!”夏宜惊声道。
  
      “应该是吧,我给她传句话,没有人能欺负你的。”楚南道。
  
      夏宜一咬下唇,突然上前抱住楚南,红着脸低声道:“老师,你骂我不要脸我也要说,我……我心里一直都忘不了你。”
  
      “夏宜,别傻了,你都做娘的人了,我是你老师,可不是禽兽啊。”楚南苦笑着拍了拍夏宜的脑袋。
  
      “老师,我男人已经死了十几年了,我本来打算单身一辈子的,但不想让我爹死不瞑目,这才答应嫁人,雨歌出生没多久,他就因为一次意外走了。”夏宜哭着道。
  
      楚南轻叹一声,将夏宜轻轻推开。
  
      夏宜哭了一会儿,收住了眼泪,低声道:“对不起老师,我知道我不该妄想。”
  
      “傻丫头,是老师的错。”楚南道。
  
      临走之际,楚南给夏宜留下了一件规则神器。
  
      夏宜在楚南的身影消失后,再度捂着脸痛哭。
  
      “娘,他……他走了?”夏雨歌走进了房间,轻声问。
  
      夏宜抹去眼泪,点了点头,上前抱着女儿,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不是经常问娘为什么每天都要摆一个小阵法吗?因为那个阵法是老师教的,他是娘唯一爱上的男人。”
  
      其实我也……有点动心……夏雨歌心中喃喃道。
  
      第二天,李宇的父亲李刚就因为得罪了檀玉圣尊被废去神基,驱逐出圣地。
  
      而叶檀玉也出现在圣堂学院,看中了夏雨歌的天赋,将她收入门墙,从此夏家一飞冲天。
  
      ……
  
      域外,触手天魔皇宫。
  
      触手天魔女皇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此时,外头楚南正将数百名触手大天魔打得人仰马翻。
  
      “楚南,一回来就要将我的皇宫拆了吗?”触手天魔女皇出现在皇宫外,将那些触手大天魔挥退。
  
      “哈哈,女皇陛下,我只是手有些痒,和你的手下切磋一下。”楚南笑道。
  
      “半步永恒,恭喜你了。”触手天魔女皇笑道。
  
      楚南盯着触手天魔女皇半晌,挑了挑眉,道:“女皇陛下,我以为我凝成时间规则之后,就能看穿你的实力了,但事实上依然看不穿,你别告诉我你已经到了真正的永恒之境。”
  
      “你觉得呢?”触手天魔女皇笑问。
  
      “算了,神神秘秘,我懒得想,对了,我家骄阳呢?”楚南问。
  
      “闭关中。”触手天魔女皇道。
  
      “要多久?”楚南问。
  
      “不好说,说不定一千年,也说不一定一万年。”触手天魔女皇道,看着楚南憋闷的表情,流露出开心的笑容。
  
      触手天魔女皇好好招待了楚南,问他有什么打算。
  
      楚南将天灵星界的事情说了一遍,道:“这口气老子咽不下,什么圣地永夜会,老子非得让它们都除名不可。”
  
      触手天魔女皇却是笑着摇头,道:“想法是好的,圣地五王,永夜四帝,你没有达到真正的永恒之境,怕是难以撼动他们。”
  
      楚南皱着眉,一脸的不服气。
  
      “圣地五王中的中王也是半步永恒,但是他却有一种秘法能够短暂踏入永恒之境,还有永夜四帝的永恒魔帝,他之所以尊称永恒,同样能短暂踏入永恒境界,这种情况称为伪永恒境,而其余人都能达到半步永恒,你还觉得你有胜算吗?”触手天魔女皇道。
  
      楚南惊愕,看来还真不好办啊。
  
      “你有界果,为何不跳出天灵星界,达到真正的永恒之境也就弹指间的事。”触手天魔女皇道。
  
      楚南摇头,道:“念头不通达,总觉得心境有缺,要达成永恒,也只能是在天灵星界达成。”
  
      触手天魔女皇目光闪烁了一下,笑道:“那就祝你成功了。”
  
      在天魔皇宫里,楚南和大丫二丫再度战成一团。
  
      两女齐心,其力断金。
  
      楚南差点没能顶住两女一上一下的进攻,好在最终惨胜。
  
      他一手搂着一个,双手在两女胸前作怪,道:“再这么下去,非得被你们吸干不可。”
  
      “大丫是天玄姹女身,我是九阴魔女身,你等着吧,下一次,非让你那坏家伙折断不可。”二丫恶狠狠道,在楚南胸前咬了一口。
  
      “我去,难怪……”楚南道。
  
      “所以,你有我们两个就够受的了,再想去找别的女人,也要看身体吃不吃得消啊,别到时雄风不在,可是丢脸丢到家了。”二丫嘻嘻笑道,小手又伸到了楚南两腿间。
  
      “再来,我就不信了。”楚南一咬牙,翻身上马,男人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能在这事上被看扁了。
  
      结局……有些悲伤,不提也罢!
  
      “楚大爷,打算什么时候回天灵星界?”二丫问。
  
      “不回去了。”楚南道。
  
      “为什么?”大丫问。
  
      “如果触手天魔女皇没有说慌,还真难干得过圣地五王和永夜四帝。”楚南道。
  
      “那留在域外有什么用?”二丫问。
  
      “叶晴他们还要百年才能从永恒秘境中出来,我的分身在天灵星界,本尊在域外,同时寻找机缘突破到真正的永恒境。”楚南道。
  
      “你有把握?”
  
      “没有,但总得试试,我总觉得我忽略了什么。”楚南道。
  
      ……
  
      拜月天魔在最近一百多年里,变得越来越强大。
  
      原本拜月天魔男子断绝,但不知为何突然又孕育出了二十名男婴,让原本即将灭族的拜月天魔重新支撑起来。
  
      这二十名男婴成长起来后,一个个都天赋绝伦,实力强大。
  
      而且,这二十名拜月男子都不是安份的主,他们不甘这么隐于域外,而是不断地扩张地盘。
  
      现在,拜月天魔的领地扩张了数十万里,有数十个天魔部族臣服。
  
      楚南和大丫二丫出现在了这里,都没有出手,直接用气息压制了整整一个部族。
  
      “楚大爷,你没事跑这里来干嘛?”二丫好奇地问。
  
      “来见见故人。”楚南道。
  
      “拜月天魔?听说拜月天魔的女子一个个都是绝色,你该不会……”二丫怪笑道。
  
      “正是,当年在这里播了一些种。”楚南大笑道。
  
      “鬼才信你。”二丫哼道。
  
      楚南耸耸肩,说实话反而不信了,毛病!
  
      不过他确实播了种,但却不是那种“种子”。
  
      很快,一队拜月天魔冲了过来。
  
      当领头的拜月天魔女子看到楚南时,不由愣了一下,随即狂喜地上前跪伏在地,颤声道:“拜见月神之父!”
  
      “起来吧。”楚南道。
  
      这一队拜月天魔起身,狂热地看着楚南。
  
      大丫二丫不住地看向楚南,他对拜月天魔做了什么,竟然成了什么月神之父。
  
      “小鸽子呢?”楚南问。
  
      “啊,父神说的可是魔巫大人。”这拜月天魔问。
  
      “没错,当年她继承了魔巫之位。”楚南道。
  
      “我已发送了消息,拜月天魔全族将会迎接父神到来。”这拜月天魔道。
  
      很快,远方出现了数十道身影。
  
      一身魔巫装扮的小鸽子已经不再是当年青涩的模样,变得艳光四射,比起当年的魔巫有过之而无不及。
  
      “楚大哥。”小鸽子看到楚南,飞奔了过来,扑到了他的怀中。
  
      “小鸽子,我来看你了。”楚南笑着捏了捏小鸽子的脸,但突然发现似乎不太合适了,当年她还是个小丫头,现在可长大了。
  
      小鸽子却是一脸的幸福,赖在楚南怀中不起来。
  
      夜月魔尊嘀咕了一句,将醋意摆在了脸上。
  
      就在这时,楚南突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就见得又有二十名拜月天魔青年冲了过来,他们一个个激动地看着楚南,跪伏在地。
  
      楚南神魂核中的紫月之晶微微跳了跳,还真有一种类似血脉相连的感觉。
  
      “父神在上!”二十名拜月天魔青年对楚南做出拜月之势。
  
      “咳咳,你们都起来吧。”楚南道。
  
      “不会是你的儿子吧。”夜月魔尊咬着牙道。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但从生物学角度来说,不算。”楚南道。
  
      楚南三人被迎入了拜月天魔部族,看着熟悉的环境,楚南有些感慨。
  
      当年,就在那阁楼里,二十名拜月天魔女子赤溜溜地让他注入了月神精华,孕育出了二十名拜月男婴。
  
      只是,当她们生下婴儿后,自身也就血脉衰竭而亡了。
  
      楚南有些感慨,任何物种,追求的都是生命的延续。
  
      “楚大爷,我们要个孩子怎么样?”夜月魔尊在楚南耳边低声道。
  
      “不行!”楚南道。
  
      二丫顿时脸色难看,一副要爆发的模样。
  
      “一个怎么行,起码得要三四五六个吧。”楚南笑道。
  
      “讨厌,那就抓紧吧。”二丫瞬间眉开眼笑。
  
      “这不太好吧,众目睽睽之下,你要上演活春宫吗?”楚南低声道。
  
      “那就晚点……”二丫道。
  
      这时,大丫清冷地飘出一句:“我也要……”
  
      只是,两女到了晚上也没能找到机会,因为小鸽子全无平时魔巫的威严,直接将楚南霸占了。
  
      不仅如此,还成功勾引他单独出去鬼混了。
  
      当然,这是两女的看法。
  
      实际上,小鸽子再度带着楚南来到了拜月魔族隐蔽的祭台前。
  
      楚南看着这祭台,突然想起已经许久没有去看看紫月那里怎么样了。
  
      那个叫紫仙瑶的女子,是不是还撑着紫月不倒?
  
      “小鸽子,你上去等我。”楚南道。
  
      “好。”小鸽子回到了上面。
  
      楚南启动这紫月传送阵,再度来到了紫月上的紫月神殿。
  
      紫月神殿很平静,这让楚南的心轻松了几分。
  
      隔着这层无形的界线,楚南有一种感觉,只要他想,他随时能穿透,真正踏入紫月神殿中。
  
      之前神念只能覆盖紫月正殿这一亩三分地,现在倒是能覆盖整个紫月神殿群了。
  
      紫月神殿有紫月神卫守护,比起那时的情景好多了。
  
      楚南搜索着紫仙瑶的气息,在一处宫殿中感应到了她。
  
      只是,当楚南的神念看了过去,差点鼻血都喷出来。
  
      殿中一处清澈见底的池中,紫仙瑶正赤着身子在其中浸泡着。
  
      池下有一紫月印记,正不断有紫月之力从中涌出,进入紫仙瑶的体内。
  
      就在这时,紫仙瑶突然睁开眸子,警觉地扫了一圈,就在刚刚,她没来由地心悸,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
  
      “谁!”紫仙瑶低喝一声。
  
      “咦,瑶姐姐,我用了我爷爷的神隐宝衣你也能发现,太厉害了吧。”就在这时,由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子,正惊讶地望着紫仙瑶。
  
      紫仙瑶松了一口气,道:“是圆圆啊,我倒没感觉到你的气息,只是感觉有人在看我。”
  
      这出现的少女一头银发,笑起来有两个酒窝,五官很是精致,就是脸有些圆,看着十分可爱。
  
      “可是爷爷说这神隐宝衣能隔绝一切,真是吹牛……瑶姐姐,我们一起洗吧。”圆圆道。
  
      “那你下来吧。”紫仙瑶道。
  
      圆圆很快宽衣跳下,别看她脸圆,身材却是玲珑有致,不比紫仙瑶差。
  
      “瑶姐姐,那烦人的金家三少没来烦你了吧。”圆圆问道。
  
      “没有,这还要多谢你,要不是你说动你爷爷,我这紫月基业难保,还要被迫嫁入金家受尽折辱。”紫仙瑶感激道。
  
      “咯咯,你都说了多少次了,我最看不惯那金家三少了,再说,瑶姐姐你救过我,我们就算是扯平了。”圆圆道。
  
      紫仙瑶笑了笑,只是眼中依然有些忧虑。
  
      圆圆是银月家族最受宠爱的小姐,也是因为一次意外,她救了偷偷离家来到紫月的圆圆,所以才让银月家主出手,暂时让金阳家族偃旗息鼓了。
  
      但是,尝尽冷暖的她早就知道,仅凭对圆圆的这一次救命之恩,还不足以让银月家族冒着彻底与金家撕破脸的方式对她倾力相助。
  
      银月家主也早暗示过了,顶多保紫月百年平安。
  
      而现在,百年时间眨眼就要过去了。
  
      这百年里,紫月先祖再也没有显灵,倒是她发现了这一处池子里有储存紫月之力。
  
      但是,这些紫月之力根本无法保证她的修炼。
  
      而现在,这池子里紫月印记的紫月之力也即将耗尽。
  
      说实话,她很羡慕圆圆,如果紫月不是遭逢巨变,她也能像她一样无忧无虑地生活在长辈的庇护下,而不是独自一人扛着四面楚歌的紫月一族。
  
      “瑶姐姐,我走了,我姨给我传信了。”圆圆突然道。
  
      “嗯。”紫仙瑶扯出一个笑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