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牢狱之灾 > 第四十五章 佛陀现身

第四十五章 佛陀现身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整个镇魔涧都在震动,宛如地壳移动,天翻地覆,两侧高耸的血壁流淌出猩红黏稠的鲜血,景象恐怖又骇人。
  
  大日如来法相升起时,许七安不退反进,真是为了找死?
  
  当然不是,他是为了让自己受的伤更重一些,最好是濒临死亡。
  
  这样玉碎返还的伤害,效果才会好。
  
  一品武夫生机旺盛,能威胁到这种层次强者性命的攻击,可想而知有多恐怖,也正因为是这种威能的攻击,返还时,才能有效的伤害到超品。
  
  这个计划在攻打阿兰陀时就已经制定好了,许七安的底气来源于两个原因,一是佛陀沉睡五百年,状态绝对不在巅峰;二是努力插花,体内沉淀了部分灵蕴。
  
  不死树的灵蕴,加上一品武夫自身的磅礴生命力,这才敢冒险一试。
  
  但这依旧不能确保万无一失,毕竟超品的强大只限于传说,纵使许七安踏入一品行列,依旧无法预估超品的天花板。
  
  所以很容易翻车,结局也可能会是许银锣率众超凡攻打阿兰陀,结果佛陀出手,许银锣当场去世。。
  
  给九州修行者深刻诠释了什么叫:试试就逝世。
  
  至于苏醒后,一直压着不施展玉碎,则是需要审时度势,底牌用在恰当的地方,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但也不能拖延太久,因为拖的时间越长,玉碎返还的威力也会减弱。
  
  玉碎........与许七安交手次数极多的伽罗树,率先反应过来,继而脸色难看。
  
  他倒没忘记许七安有这个手段,只是没料到到会用在这里。
  
  伽罗树不怕强大的敌人,但忌惮强大的,且有头脑的敌人。
  
  粗鄙的武夫不可怕,但如果这位武夫精于算计,那就让人头疼了。
  
  美艳绝伦的琉璃菩萨柳眉紧蹙,少年僧人广贤也面沉似水,佛陀身为超品强者,当然不至于被一品武夫的“反击”重创,坏就坏在祂镇压神殊的节奏一下子被打断了。
  
  暗红色的肉壁中,喷涌出大量的鲜血,原本疯狂挤压神殊的肉壁在这一刻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就如同遭遇攻击的人,暂时被打断了正在做的事。
  
  不需要任何人提醒,神殊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霍然回身,双手刺入头颅两侧的肉壁中,沉沉低吼一声,浑身肌肉一块块凸起,蕴含可怕的伟力。
  
  在“怪物”吃痛的间隙里,他奋力往后一拽,拽出了自己嵌在肉壁中的头颅。
  
  啪嗒啪嗒........密密麻麻的血线接连扯断,像是拉断一根根坚韧的筋。
  
  神殊,终于夺回了头颅。
  
  他双手捧着脑袋,轻轻放在头颅上。
  
  正反别装错了啊.........神念扫过,窥见这一幕的许七安,以吐槽的方式来缓解内心的激动。
  
  他知道,一位真正的半步武神复生了。
  
  头颅和颈部的血肉自行蠕动,相互接驳,眨眼间,神殊的脑袋便与肉身重合,没有任何伤疤,就像脑袋从未离开身体五百年。
  
  眉骨凸起的英武脸上,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
  
  天地间,风云突变。
  
  身处镇魔涧的许七安、伽罗树、琉璃和广贤,下意识的抬起头,透过深渊的豁口,看见天空乌云压顶,厚重的云层形成旋涡状。
  
  这道直径可能超过十里的夸张漩涡缓缓转动,看似缓慢,实则在人间掀起了恐怖的飓风。
  
  沙土、石块、牛羊、人、房屋.........地表的一切,纷纷卷上天空。
  
  唯有阿兰陀里存活的僧众,凭借自身修为,抗住了这股不知何处而来的力量。
  
  这哪里是天地元素紊乱,这是天地异象,世界末日。
  
  一品武夫制造的元素乱流,与之相比,不值一提。
  
  阿兰陀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生灵匍匐在地,如临深渊。
  
  惶恐的情绪从他们心里升起,分不清是看见天空那道恐怖旋涡的缘故,还是受到了半步武神的气息压制。
  
  唯一没有匍匐的是大奉方的超凡强者,还有雨师纳兰天禄,但这大概是他们最后的尊严了。
  
  这些超凡强者们内心被惊恐和畏惧的情绪填满,心里泛起久违的,自身是蝼蚁的感觉。
  
  “这,这股气息.........”
  
  李妙真嘴唇发抖,战战兢兢道:
  
  “是佛陀还是神殊?”
  
  九尾天狐盘腿而坐,倾国倾城的容颜闪烁着悲喜交织的神色:
  
  “是神殊,是神殊,他终于重组肉身了。”
  
  自万妖国灭国以来,她心心念念解开神殊封印,让父亲真正意义上的复活重生,让万妖国拥有一根屹立不倒的镇国之柱。
  
  五百年后的今天,她做到的。
  
  “许七安成功了。”
  
  九尾天狐深吸一口气,很快压下心里的激动,让情绪不再扩散,恢复成处变不惊,始终笑吟吟的万妖国主。
  
  但眼角眉梢间露出的些许喜意,却是短时间内难以平复的。
  
  现在想来,扶持许七安成长,在他身上投注筹码是她五百年里,做过最正确的事。
  
  当初她听说夜姬在教坊司天天被一个人类男子白嫖,并芳心暗许,爱上那个男人时,九尾天狐心里是充满杀机的。
  
  后来她悄悄降临在夜姬身上,本想让那个男人死的无声无息,但监正暗中给了她一记警告。
  
  也是在那次的沟通里,她选择与监正合作,暗中布局,尝试在许七安身上注入筹码。
  
  把神殊的右臂送到他住处,便是“投注”之一。
  
  “半步武神,果然可怕,给我的感觉像是近距离直视巫神..........”
  
  纳兰天禄身躯略显佝偻的站着,白发、衣袂在狂乱的气流中烈烈翻飞,沙尘暴和各种乱飞的杂物让远处的阿兰陀变的朦胧不清。
  
  雨师能感受到阿兰陀深处,一股沛莫能御的力量在复苏。
  
  纳兰天禄尚且能感受的如此清晰,何况是此时身处镇魔涧的三位菩萨,以及许七安。
  
  山腹中,那股可怕的气息在迅速攀升,无止境般的攀升,仿佛在孕育着可怕的怪物。
  
  为了对抗这样的怪物,整座阿兰陀彻底活过来了。
  
  山体滑坡,崖壁开裂,一座座殿宇被地缝吞噬,一片片树林沉入地底,在裂开的地缝里,嫩红的血肉蠕动着,它可能只是复苏,却对凡人造成了天崩地裂般的灾难。
  
  深红的地窟里,血肉层层叠叠蠕动,不停的挤压神殊,吞噬神殊。
  
  “轰!”
  
  许七安身后不远处的肉壁突然炸开,血肉夸张的喷涌,就像被剁碎用来做馅饼的肉沫,那里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