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万族之劫 > 第615章 杂血!

第615章 杂血!

不想错过《万族之劫》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怕!
  眼看着大夏王掺和,大夏王强大,苏宇可不是对手,苏宇迅速传音道:“炊大人,吸住他意志海瞬间!”
  “吸谁?”
  “大夏王!”
  “好哒!”
  母球愉快地答应了,吸的时候,顺便吃一点意志力,大夏王不知道吧?苏宇也不知道吧?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大夏王还在阻拦苏宇,有他阻拦,苏宇想杀大元王,几乎没希望。
  而就在这一刻,苏宇一拳朝大元王轰杀而去!
  大元王也疯狂地朝苏宇杀来!
  大夏王刚要劈飞大元王,再次阻拦苏宇,忽然,脸色一变!
  这一瞬间,他精神微微有些恍惚!
  就这一个恍惚,苏宇一拳轰出,轰地一声,强大的爆发力,一拳打的大元王再次四分五裂!
  而大夏王,气血爆发,刀气震动,一刀劈出!
  噗嗤一声,苏宇文明志微微有些开裂,而苏宇本人,额头上,多了一把刀!
  大夏王脸色难看!
  他皱眉看着苏宇,看着他身边的文明志!
  “你……”
  他看着苏宇,心中狂骂!
  这混蛋,他……他带了什么恐怖存在在身上!
  ……
  此刻,外界没看明白。
  只看到大夏王迟疑了一下,大元王被苏宇一拳轰爆了第二尊三身。
  远处,大元府府主凄厉道:“大夏王陛下,救我父亲,我父亲纵然有错,罪不该死,还请陛下开恩!”
  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以为大夏王是故意的!
  忽然迟疑了,收手了!
  不止他们,外界也是这么想的,大夏王……大概最终还是迟疑了,选择了苏宇。
  所以,任由苏宇一拳打爆了大元王第二身!
  这是……要让苏宇杀了大元王出了这口气?
  ……
  “玩真的啊!”
  当大元王第二身被杀,没人觉得是假的了!
  假的?
  怎么可能!
  现在、未来被杀,只剩下过去一身,实力衰减,过去身,哪怕大元王的过去身,不断强化,撑死了永恒四五段之力,比起永恒七段,差的远了!
  还只有一条命!
  这样的损失,简直是不可挽回的!
  原本人族的定鼎强者之一,一下子就衰落了,成为中段中的弱者,因为他只有一条命!
  这不可能是假的!
  大元王……第三身,能活下来吗?
  而此刻,时光长河再次震荡。
  片刻后,大元王再次重生,这一次,眼神却是清明许多,第三身,过去身!
  过去的大元王!
  此刻的大元王,年轻许多,眼神桀骜,却是没有之前那么疯狂,此刻,好像想起了什么,看向苏宇,再看大夏王,忽然惨笑一声,“我败了!没想到……没想到我居然连你也不敌……倒是丢人了!老夏,让开!既然是我先动手的,生死有命!苏宇,我是不敌你……我之前说了,我若败了,大元府愿尊你为圣地之主,你我之战,不涉及其他……老夏,老周,我战死……咎由自取!”
  此刻,他一步踏出时光长河,多了一些霸气,一些威严,“苏宇,杀我,我不会束手就擒,我也说了,此战,你我私人恩怨,不涉及其他!”
  “老夏,让开,我还没到让人保护,摇尾乞怜,求命的地步!”
  大夏王凝眉,看向他,很快,转向苏宇,“他清醒了,苏宇,他清醒了!”
  他知道,苏宇带着一位合道在身上!
  噬神族的!
  他已经判断出来了!
  他也知道,苏宇要杀大元王,今日,无人能阻拦,他不行,老周也不行,一尊合道在这,苏宇也在这,他和老周联手,也难匹敌合道!
  当然,还有大明王在,真要厮杀,苏宇这边未必能赢!
  可是……真要杀到最后,最大的可能是两败俱伤,一旦被苏宇开启死灵通道,人间便会化为地狱!
  苏宇眼神冷厉,死气爆发。
  大元王好像是清醒了……但是,我他么说不杀就不杀,我不要脸的吗?
  我说了必杀他的!
  而此刻,远处,大周王沉声道:“苏城主,一切都是误会,大元王刚刚三身失控了!此刻已经清醒!苏城主战力无双,已经击杀他现在未来之身,只留下了过去之身……此次圣地之议,我大周府全力支持,苏城主若是就此罢手,圣地之主,我大周府定当以城主为尊!”
  艹你!
  苏宇暗骂一声!
  这老家伙,真是当了那啥,还要立啥!
  他这么一说,那意思很明确,我原本是不支持的,但是,现在没办法了,我为了大元王,不得不同意!
  他那个阵营的人,千万不要觉得他背信弃义!
  不是的,他大周王,也是为了人族,为了大元王的性命!
  太无奈了!
  那种无奈,让他向苏宇妥协了!
  如此一来,大周府全力支持苏宇,这就没任何问题了,我们没办法!
  大元王,也许还得感激一下!
  实际上,就是大周王这个老王八蛋,故意让苏宇做的,这他么才是杀了你,还要你感谢的老阴货!
  而苏宇,却是不理会!
  冷笑道:“大周府支持?圣地之主?我在乎吗?”
  说罢,他看向远处,看向柳文彦,看向那些柳城的人,低沉道:“几位老师,你们说,我苏宇是今日杀出人境,还是放过这个家伙?若是杀出人境,几位老师,愿和我一起远走高飞,加入圣城吗?我有把握杀出去,等我开启死灵通道,再来一个大秦王,我也有把握杀出去!”
  此话一出,四方悸动!
  远处,那些外族也是悸动无比!
  这是要爆发大战了?
  一个不慎,今日在场的,可能都要完蛋,苏宇都要开死灵通道杀出人境了!
  而这一切的主导权,好像就在柳城那群人手中!
  至于大周王……没人搭理了!
  你说了不算!
  说了算的,是柳文彦他们!
  这一刻,四方目光汇聚,都在柳城那群人身上。
  他们……如何选择?
  是伴随苏宇一起杀出去,还是劝说苏宇,放过大元王,今日之事,以大元王三身陨落两身结束?
  而苏宇,这一次大家真的认识了!
  太骄傲了,他桀骜了!
  也太霸道了!
  他不低头,也不愿意和平解决,能劝住他的,好像只有他的父亲和他几位老师!
  他的几位老师一死,父亲一死,这诸天万界,恐怕没人能劝住此人,辖制此人了!
  这是一尊不受任何威胁的霸主!
  ……
  此刻,柳文彦几人,也是脸色变幻不定。
  赵立和赵天兵,也放弃了铸兵,纷纷走了过来。
  赵立凝眉,看向柳文彦,再看白枫,最后看向苏宇,沉声道:“苏宇,我们虽不喜人境强者勾心斗角,可我们生而为人,生在人境,长在人境!大元王三身失控,未必是可以针对,苏宇……听我一句劝,此事……便到此为止吧!”
  明明是大元王被杀了两身,此刻,却好像苏宇受了极大的委屈和侮辱一般!
  然而……大家没什么太大疑议。
  毕竟,是大元王主动袭杀苏宇的,大家都看到了!
  哪怕大元府的人,也很无奈和悲哀。
  是的,大元王忽然发疯,谁也没想到。
  现在,大元王生死,取决于柳文彦他们,取决于苏宇。
  而苏宇,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觉得人境在故意针对他……偏偏没法说理,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柳文彦也是叹息一声,“苏宇,算了吧,大不了我们离开人境,击杀大元王……没必要!人境既然不欢迎我们,那便离开,一切的针对,自然烟消云散!”
  他叹息一声,有些无奈和痛苦。
  而身旁,白枫咬牙切齿道:“此次,我们回归人境,是想着苏宇有力量了,有能力了,可以帮人族一把,鬼他么才在乎这什么狗屁圣地,狗屁圣主!结果,你们一再相逼,无耻!我们想着,苏宇当了这圣地之主,也有名义帮一下人族,人族强者很了不起吗?什么大元王,不照样被我徒弟轻松斩杀三身!”
  他很愤怒!
  他环顾四方,怒声道:“一群无耻之徒,这狗屁人境,狗屁圣地,不要也罢!在诸天万界,我们活的更滋润!”
  愤怒!
  悲哀!
  失望!
  这一刻,多神文一系,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无限的羞辱,一个个握紧了拳头,脸色难看。
  ……
  而此刻,苏宇在思考一个问题。
  这几位,是演戏,还是认真的?
  我明明占据了优势,打的大元王惨兮兮的,你们这闹的……我不露出委屈的表情,我都不应该!
  于是,苏宇也露出了愤怒、憋屈、失望的情绪!
  我是来帮人族的,你们居然如此对我!
  这下子,一些无敌,都觉得有些没脸,是的,人家苏宇在外面混的很好的,在这,却是被大元王袭杀,若是弱点,岂不是被杀了?
  大周王、大夏王他们,都不许苏宇杀人,这……也有点以多欺少的意思!
  过分了!
  一时间,一些人都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真的有点过分了!
  明明是联盟,现在,再次要逼迫苏宇他们远走人境,恐怕,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合作的机会了!
  不远处,大元王脸色变幻,“千错万错,是本王一人之错!苏宇,你不是觉得冤屈吗?本王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和他人无关,错在我,不影响古城和人族之盟……他日我若化为死灵,你可召我再战!”
  话落,一掌朝脑袋上拍落!
  自绝于此!
  他大元王,三身合一,情绪失控,被愤怒和杀意充斥,作出了袭杀苏宇之事,导致人族和古城敌对,此事,甚至影响整个人族存亡!
  此乃大错!
  既如此……那便以我之血,了结此事!
  而这一刻,苏宇一拳轰出,砰地一声,打飞了他!
  冷笑道:“罢了!不和你一般计较!你真自杀了,到时候,人族恐怕会骂死我苏宇,我苏宇逼死了开府之王,大元王,你倒是好算计,临死落一个清明,为了人族,自绝于此!而我苏宇,便得落下万世骂名,真的好算计,好毒,你若死……我苏宇,恐怕会被人族骂上万年吧!”
  大元王愣了一下,“我无此意……”
  好像也是啊!
  可他没这意思!
  然而现在苏宇一说,他想了一下,也是,苏宇逼死了一位开府之王,哪怕他有理,死者为大,他苏宇,恐怕真得遗臭万年了!
  这么说,自己不能死?
  大元王一时间,有些茫然。
  我死不得,可活着……苏宇好像也很愤怒,这年头,连死都不能了吗?
  不远处,大周王嘴角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
  真行!
  这小子,一下子扭转乾坤,好赖话都给他说完了!
  苏宇冷笑道:“罢了,随你们开心,我此次回归,给我父亲祝寿,寿宴结束,我便离开人境!一个个的,争权夺利,可笑至极,人境还能存在多久都难说,权利之争,居然如此恶心!”
  话落,苏宇踏空而走,冷笑声传荡天地:“我苏宇,羞与尔等为伍!”
  “……”
  这一句话,把人骂遍了!
  然而,一尊尊无敌,一位位大府强者,都是脸色异样,却是无法反驳。
  人家……也许真的不在乎这个圣地之主!
  结果,开会第一天,就闹成了这样,都成天大的笑话了,一尊开府之王,开会的时候居然袭杀苏宇……这可是万界都乐意看的笑话!
  联盟没成,反倒成仇人了!
  身后,大元王脸色难看,咬牙道:“苏宇,只是我一人之错,何必波及整个人族!我元齐封,愿受惩罚,圣地之会,只希望苏城主继续参加,不要因为我一人之罪,牵连整个人族!”
  我求你,来开会!
  就这意思!
  附近,大周王也是叹息一声,“苏城主,大人大量,有些事……我人族自会给予一个交代,圣地之会,还希望城主继续参与!”
  苏宇,这是非要自己低头啊!
  行吧,给你面子。
  何必呢!
  而远去的苏宇,冷笑道:“再说吧,只希望我父亲寿辰,不会受到影响!”
  “那是自然!”
  大周王叹息一声,眼看苏宇离去,看向大元王,露出一抹无奈之色,再看其他人,叹道:“先散了吧,真是……哎!”
  道不尽的无奈,说不出的悲哀。
  很快,起身道:“我去和苏宇聊聊,老夏,你看看老元,看看能否再挽回一些,三身破灭两身……苏宇……九段之下无敌了!”
  叹息一声,迅速离去,找苏宇去了!
  而此刻,四周众人,也是心情复杂无比!
  大战爆发,大战结束,大元王三身被斩,苏宇怒而离去,多神文系对人族失望,圣地之会,可能无疾而终……
  哎!
  多事之秋啊!
  而四周的那些万族,也是一个个脸色异样,今天看大戏了!
  人族几次征战,没损失什么,今日却是内讧了,大元王差点被斩了……这损失可不小,这可是一尊永恒七段的强者!
  一群人,迅速想办法将消息传递出去,传给外界。
  传回本族!
  大新闻啊!
  这事,万族强者听到了,大概能笑死!
  咱们还没打你们,你们自己打起来了,这样的事,多听几次,大概都能笑死!
  ……
  而此刻,苏府。
  苏宇落座,喝了口茶,大周王瞬间浮现,轻笑道:“都是误会……”
  苏宇瞥了他一眼,嗤笑一声,“误会?陛下,我帮大元王解决了失控危机,你可是知道的,还是你授意的,没点报酬?”
  “看出来了?”
  大周王笑了,苏宇也笑了,“您看我像白痴吗?”
  “不像!”
  大周王也笑道:“所以,这一次,柳城那几位,倒是成了人族英雄了,不是很好吗?”
  “切,那是大周王想要摘桃子,不然,我才懒得掺和!”
  大周王笑了,“我不那么说,你也没机会将话题转回柳城,我算到你会那么做!”
  “呵呵!”
  “呵呵!”
  两人对视而笑,很快,大周王正色道:“你确定了?”
  “嗯,灭蚕王!”
  大周王微微凝眉,半晌才道:“我要说……未必是他,你信吗?”
  苏宇皱眉,“他有狱王血脉!那个叛徒,就是狱王血脉!而且,那个叛徒还有狱王血脉标志,我亲眼看到过!”
  大周王沉默一会,半晌才道:“我说,这叛徒,不是王虎,是禁天,你信吗?”
  “为什么?”
  苏宇看着他,我亲自确定的!
  你来否定我,你说是谁就是谁吗?
  大周王沉默一会,“直觉!”
  苏宇笑了,“直觉?”
  “对!”
  大周王平静道:“苏宇,我觉得,我不会猜错!一切的证据,表明都是王虎,而我……就是觉得是禁天!王虎,十之八九,不是叛徒!”
  “除了直觉,还有理由吗?”
  大周王想了想,摇头:“没有,我探查了他,没探查到什么!但是,我就是猜测,就是他!苏宇,你若是不信……我和你一起去找王虎,给他一次机会,你觉得如何?”
  苏宇凝眉!
  大周王深吸一口气,“相信我一次,禁天十有八九是叛徒,王虎……可能是被算计了,甚至他自己都不清楚!”
  “算计?”
  苏宇凝眉,大周王点头,“若是你没查出是王虎,我觉得他有嫌疑,但是,你查出来之后,我觉得……问题反而严重了!”
  说罢,大周王想了想,沉声道:“去找王虎,我让他带我们走一趟时光长河!亲自去探查,他不答应,不愿意,我就强行探查他意志海!若是他还不答应……我就当叛徒,处决了他!”
  苏宇意外,大周王这么笃定吗?
  直觉?
  苏宇摸着下巴,想了想,微微点头:“行,你说的,若是灭蚕王不愿意,咱们就杀了他,你杀,我可不杀,免得人族强者围杀我!”
  “好!”
  大周王一脸笃定,好像猜到了什么,苏宇挑眉,真的有意外?
  我亲自探查出来的好吧!
  绝对不会有假,灭蚕王就是狱王血脉!
  大周王也不多说,很快消失。
  再次出现在大阵附近,此刻,大明王他们还在修补大阵,大周王招手道:“王虎,过来!你算苏宇半个师父,和我一起去和他谈谈!”
  灭蚕王无奈道:“他能认我当师父?这家伙……那暴脾气……”
  “来试试就知道了!”
  “那行吧!”
  灭蚕王叹息:“大阵弄的半毁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复,大元王……哎!”
  摇头,叹息一声,很快,跟着大周王一起消失。
  ……
  苏府。
  大周王和灭蚕王一起赶到。
  大周王第一句就是:“王虎,你是什么人王血脉?”
  灭蚕王瞬间警惕道:“干嘛?”
  “说!”
  大周王凝眉,“你是什么血脉,你自己不清楚?”
  灭蚕王笑呵呵道:“你们这么严肃干嘛?我是……平王血脉!”
  大周王冷冷道:“你要逼我对你下杀手?”
  灭蚕王看了他一眼,再看看端坐不动的苏宇,半晌,脸色颓然,“我是狱王和炎火魔皇的血脉!”
  苏宇耸肩,笑了,看向大周王。
  大周王凝眉,“杂血?”
  灭蚕王嘴角抽搐,点头:“你们知道了?果然……有些事瞒不住的!”
  有些沮丧!
  “都这么多年了,也没人在意,怎么……现在探查这些?”
  灭蚕王无奈道:“是杂血,我承认,可我生在人族,我没想着变成魔族……”
  他叹息一声,“二位,这次……你们搞这么多事,不会……不会是特意为了我吧?早知道如此……就不牵连大元王,被废两身了!”
  一声叹息,灭蚕王无奈道:“行吧,我承认了!我以为可以瞒过去的,现在我承认了,你们想杀我……我认了!”
  苏宇微微挑眉,大周王也是皱眉不已。
  苏宇轻笑道:“灭蚕王,你有机会杀我的,那一次在大夏府审判,你为何没杀我?”
  “……”
  灭蚕王看着他,许久,无言道:“我是杂血,杂血就必须杀了你?苏宇,你是不是高估你自己了?我好端端的,为何要杀你?”
  苏宇挑眉,“那你暗算五代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
  “暗算五代?”
  “叶霸天?”
  灭蚕王愣了一下,“没,我没暗算他!”
  大周王叹息一声,“苏宇,有些事……还是先相信一下,我觉得……可能真有误会,若是不细问一下,也许……灭蚕就冤死了!”
  他觉得灭蚕王不是,否则,苏宇证据确凿,大概也没兴趣去找灭蚕王对峙,一旦当真……那这次灭蚕王必定会死在天渊之行中!
  大周王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可能一开始就错了,谁说,看到的就是真的?谁说,谁有狱王血脉,就一定是叛徒?杂血……也未必就是叛徒!”
  “叛徒?”
  灭蚕王一怔,“你们……我没有!我是隐藏了杂血身份,可我没有背叛人族……你们什么意思?”
  苏宇皱眉看着他,没说话。
  杂血不是叛徒?
  禁天王才是??
  老阴货,就凭他直觉办事的?
  PS:写不动了,明天继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