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酒香田园 > 第800章 大结局

第800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妖女,竟敢废了老夫的胳膊,老夫岂能留你。”刘不阿另一只手握拳,欲要再次袭去。
  
  傅凌云忙拦住他,“义父,不要!”
  
  “大郎,义父要你休了这妖女!”刘不阿突然看向旁边的温润男子。
  
  傅凌云愣住了,“义父您……”
  
  “此女如此狠毒,不止差点要杀了念竹,现在连老夫都不放过。这种心如蛇蝎的女人,大郎,你现在不休了她,更待何时?”杀不了这妖女,他就要把她赶走。
  
  傅凌云痛苦的摇头拒绝,“义父,不……不可以。”他怎么能休了媚儿?
  
  纵然他们有名无实,但是他心中却是深爱着她,他不能休了她,不能。
  
  “大郎,难道义父的话,你都不听了?”刘不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刚才你也看见了,此女所为,着实狠毒,若继续留她在家中,日后岂还有我等立足之地?要是她一个不顺心,再对我们父女痛下杀手,你该如何?”
  
  “不,不会的,媚儿不会这样做的。”傅凌云忙望向站在一旁看不清神色的女子,“媚儿,你不是这种人是不是?你不会要杀了念竹妹妹的对吗?”
  
  柳媚儿看着那对要逼迫她离开傅家的父女,再看向面前这个相处数月,却一点也不了解她的温润男人。
  
  这一刻,她突然间想要摆脱这一切,想要脱离傅家,不再管这些闲事。
  
  这么长的时间,她该报的恩也报了,其他的事情跟她无关,她何必再多管闲事。
  
  “傅大哥,我们和离吧!”
  
  傅凌云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说话都有些哆嗦,“媚儿,你……你刚才说什么?”
  
  刚才一定是他听错了,一定是的。媚儿她不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
  
  “傅凌云,我们和离吧!”这一次,她直呼其名。
  
  傅凌云几乎站不稳,脚步向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旋即,他立马向她跑去,抓住她的双肩,声音中带着压抑不住的痛苦,“媚儿,你刚才不是认真的对吗?”
  
  对上他几乎带着绝望的双眼,柳媚儿却坚定的说道:“我累了!”她是真的累了。
  
  自从穿越到这异世,她就没有闲过。一开始要发家致富斗极品,后来更是要对付沈青萍等人。她一个人即使再厉害,也有寡不敌众的时候。
  
  现在好不容易各方不动,她想要趁此机会养精蓄锐,可是他们又冒出一个什么忠仆,再加上这个居心不良的刘念竹,处处来针对于她。
  
  她累了,真的累了。
  
  相比于来应付这些源源不绝的‘极品’,其实让她觉得更累的是面前这个男人的不信任。
  
  她知道他迂腐,但她以为他会明辨是非,可这些日子的所见,却让她很失望。
  
  “不,媚儿,不要……”傅凌云始终不愿意相信她会这么绝情。
  
  他们虽然是假夫妻,但是这么多日的相处,这么多共患难,难道都是假的吗?
  
  她现在要和离,那和离以后呢?
  
  她是不是要离开傅家?
  
  这样想,他心中更是慌乱,“媚儿,你要去哪里?”
  
  “天大地大,总有我容身的地方。”说是这样说,但是酒坊商铺都在这里,她就算四处云游,也总是要回来的。
  
  她真的要离开!
  
  傅凌云脸色惨败,竭力挽留,“媚儿你不要走,外面人心险恶,你一个姑娘家会很不安全。”
  
  柳媚儿面容却是很坚定,“傅大哥,你曾答应过我,随时会放我离开!”这是当初她落户在傅家,他对她的承诺。
  
  傅凌云张着嘴说不出话,只是眼中却溢满了悲痛。
  
  妖女主动提出离开,刘不阿当然高兴,他忍着胳膊的剧烈疼痛,走到傅凌云身边,“大郎,还等什么?她自己都要离开这里,快,快进去写休书。”
  
  “休书?”柳媚儿冷哼。
  
  刘不阿皱眉,“怎么?你想反悔?”
  
  傅凌云眼底浮起了希望,他就知道媚儿不会这么绝情。
  
  “不,既然我说出口,那就不会反悔,只是……”柳媚儿嘴角泛起嘲讽的笑意,“只是休书怕是不妥,我要的是和离书。”
  
  纵然她不是古人,也是知道和离书和休书的区别。她现在流落异世,余生肯定也要在此度过,那么她就不会要这个污点。
  
  “媚儿,你真的要与我和离?”傅凌云最后的希望破灭,脸上露出悲苦之色。
  
  “傅大哥,人总有分别的一天,我们就此别过。”柳媚儿感叹道。
  
  刘不阿催促道:“大郎,你还等什么?快去写和离书。”
  
  只要能让她离开这里,就便宜她一次,和离就和离吧。
  
  躺在地上几乎半昏迷的刘念竹听到这句话,也挣扎着睁开眼,紧张的看着他的背影。
  
  “不,我不能,我做不到。”
  
  “大郎,不可妇人之仁。”刘不阿厉声道,随后用另一只好手扶起断裂的手在他眼前,“此女心肠歹毒,对为父都能下此毒手,已经有违孝道,犯了七出之条,于情于理,你都该休了她。”
  
  “义父,媚儿她不是有意的,她……”傅凌云还在试图为她辩解,可是想到回家时看到她掐着念竹的一幕,话语又顿住了。
  
  他还是不相信她!
  
  柳媚儿看清他眼中的质疑,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打消了。
  
  “大郎,不要再犹豫了,男人应该敢做敢当。”刘不阿见怎么说都没用,只得出最后一招,“你难道忘记家仇了吗?”
  
  傅凌云身体一震,整个人都僵住不动。
  
  刘不阿见有效果,便凑在他耳边轻声道:“还记得昨晚义父怎么跟你说的?”
  
  傅凌云薄唇微动,目露痛苦。
  
  他身负血海深仇,媚儿跟着他太过危险,也许……也许他们和离是个最好的决定。
  
  “大郎,你们不是一路人,不要害人害己。”刘不阿仍然在继续劝道。
  
  傅凌云沉痛的闭上眼睛,“我……我同意和离!”
  
  刘不阿高兴的面部皱纹都挤成条了。
  
  躺在地上身负重伤的刘念竹也放心的晕过去了。
  
  见此,柳媚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有些许失落。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这里生活多日,突然间要离开,她心中不舍。
  
  和离书写的很慢,花费了一个时辰才写好。
  
  刘不阿望着纸上的字迹,深深地皱起眉头,“自古以来,出嫁从夫,家中这些产业应当留下,哪里还能有带走的道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