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林太太不是傻白甜 > 第19章 绑架

第19章 绑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夫人,你先冷静,这件事我......”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人和你在一起,你现在告诉我她不见了?”
  
  泛泪的眸光带着咄咄逼人的怒意,冷艳的脸微微发着抖。
  
  林夫人的样子是鲜有的歇斯底里。
  
  白言枫眉头深锁,神色凝重,看向林夫人的目光颇有几分无奈,但并没有多少抱歉的意思。
  
  事情发生地太过突然,一小时前他还在和唐小姐十分融洽地用餐,期间她说要去趟洗手间。紧接着,他等了半个小时,然后唐糖就失踪了。
  
  一开始并不确定是失踪,问了饭店来往的客人,包括服务员、经理,都表示没有见过唐小姐。
  
  门口的守卫再三确认,唐小姐也没有从正门出去。
  
  白言枫已经派人出去找了,整个饭店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也都安排了人搜查,顾客全部遣散,所有出口都封锁了起来。
  
  现在林夫人又突然来了。
  
  两相对峙,只能坐在饭店里等。
  
  白言枫临窗而立。白色西装的扣子全部解开,露出里面黑白格子衬衣,他现在还摸不着一丁点线索,甚至是有些混乱。
  
  身旁的林夫人一直盯着他,仿佛要将他的脸盯出个洞来。
  
  白言枫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脸,语气沉沉:“白某冒昧问一句,夫人怎么突然赶过来,又是从哪里听说唐小姐失踪了?”
  
  毕竟他也才刚发现唐糖失踪,这林夫人的消息为免太快了。
  
  林夫人听罢,也愣了愣。
  
  她本来在返府途中,半路上遇到个小伙急急忙忙挡在车前拦下她。
  
  “不是你派人告诉我的么?”林夫人皱眉,脸色越发紧张。
  
  白言枫眯了眯眼,目光眺向窗外,略作思忖。
  
  而后蓦地转向身后一众随从。
  
  知道他和唐小姐在此谈话的人并不多,除了眼前几个一直是跟着的,其他下属都不知道。
  
  “不是我的人。”目光收回,十分肯定地看向林夫人,“夫人,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你。”
  
  林夫人闻言,将在场每个人都细细打量了一遍,心凉半截:“衣服虽像,但确实没有。”
  
  到底是谁,先劫走唐糖,再赶过去告诉她?
  
  这样做得目的又是什么?
  
  “夫人好好想想,唐小姐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她失忆了,阿绅不在,她就整日呆在家里,怎么会得罪人......”林夫人说及此,喉间哽咽。
  
  阿绅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她派人给广州分公司通了电话,却迟迟没人回应。
  
  眼看天光暗淡,暮色逼仄,渐渐包围了整座城,可派出去的人都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我亲自去找。”白言枫看了眼外头的天色,终于坐不住了,“夫人先回府上等消息吧,我让人送您。”
  
  “不行,我也去。”林夫人整理了情绪,眼眶红红的,眼神却坚定。
  
  白言枫有些为难:“万一唐小姐回家了呢?”
  
  “家里有晴姨看着,若是回去了,电话便会打到饭店来。”
  
  “那夫人就在饭店等着,如何?”他可不敢带着这尊大佛,万一出点什么岔子,林泽绅那边也不好交代。
  
  林夫人不说话,似是不肯。
  
  “不管找没找到,一个时辰后我来饭店给您一个交代。”
  
  “好吧。”
  
  白言枫带了两个随从,其他人都被留在酒店。
  
  虽然不知从何找起,可今日之事,他白言枫是脱不掉干系了。
  
  **
  
  唔,不是在吃牛排么,怎么睡着了?
  
  头痛欲裂。
  
  唐糖皱着小脸,欲伸手摸摸脑袋。
  
  却不料双手竟被死死缚住了!
  
  晕晕沉沉的脑海挤入一丝清明,唐糖有些费力地撑开眼,这才发现周围漆黑一片,而且她的嘴巴也被一坨不知道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喉咙里火辣辣的疼,发不出一丝喘鸣。
  
  浑身酸麻,耳鸣气促,就好像被人下了什么药。
  
  ......这什么情况?
  
  被白言枫绑了?
  
  她不就说了句“今天月事来了,不宜签合同”,有必要给绑成这样吗?
  
  太小肚鸡肠了!
  
  不对,简直阴狠歹毒!
  
  现在是浑身疲软,身上冒着虚汗,缚在麻袋里,空气混浊又憋闷,衣服都濡湿了,黏在身上像贴着皮肤腐烂的蛇。
  
  稍微动一下,就恶心难耐。
  
  还有这麻袋也不知装过什么东西,一股老鼠屎的恶臭混合猪油的味道,让原本艰涩的呼吸变得愈发难以忍受。
  
  可她又不得不呼吸。空间狭窄,唐糖不得不用力吸取麻袋缝里飘进来的稀有空气。
  
  然后难闻的气味儿灌进鼻腔咽喉,刺激每一根神经,像虫咬,像针扎......
  
  唐糖即将被熏死。
  
  早知道就分分钟签合同了。民国杀人不犯法么?她不知道。
  
  民国有没有法的?
  
  太可拍了。
  
  不管犯不犯法,这死了就是死了,哪管得着人犯不犯法。
  
  嘤嘤嘤,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白言枫!
  
  “这娘们儿长得还可以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