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林太太不是傻白甜 > 第16章 炮灰

第16章 炮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晚上七点,林泽绅回来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很稀奇。
  
  连管家老张,晴姨,端茶倒水的几个丫头都不在。
  
  林泽绅循着餐厅的香味进去,发现桌上摆了几盘......剩菜?
  
  这是要用剩菜打发他一个人?
  
  八成又是小丫头回来吹风了,这是间接报复他。
  
  不对,是直接报复。
  
  他专程回来吃饭,结果居然没一个人伺候。汤碗旁边压了张纸条,林泽绅抽出来看了下。
  
  “全家都去听戏了,在倾城戏院,林先生千万不要跟过来哟。”
  
  呵,才躺了月余,字就写得这样丑了。
  
  林泽绅将纸条收进上衣的口袋里,临走前瞥了眼桌上黑乎乎的剩菜。如此大作,绝对不可能是出自晴姨之手。
  
  糖心记过两天就开张了,唐老爷子生前最后一个项目,那丫头大概也忘了吧。
  
  林泽绅走到客厅,关了水晶吊灯,亮堂的屋子顿时暗下去,只余窗外薄如蝉翼的天光淡淡倾洒进来。
  
  难得清静,整个人陷进沙发里,浑身筋骨都舒展开。
  
  不由得想起一些事情,平日里来不及多想的,琐碎而纠结的事情。
  
  比如今天洛菲颜反复问得,他对唐糖究竟是什么感情。
  
  这个问题最是不能想,因为一旦想下去,就没法娶那丫头了。
  
  父女?兄妹?
  
  想想总觉得是乱了伦理的联姻。
  
  或者换个别的,比如今天看唐糖蹲在舞厅里哭,不是以往那种折腾任性的哭,而是伤心欲绝的楚楚可怜的哭。
  
  明知是假,可只要想起那一幕,怎么就会觉得心疼呢?
  
  呵,说心疼大概也太夸张了些。
  
  林泽绅长叹一口气,翻身起来,窗外的夜色渐渐倾轧。他自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又摸到那张字条。
  
  是要找时间让人教她书法,不然到了上学的时候,又要被人笑话。
  
  打火机“碰——”一声,在空荡荡的宅子里显得清脆而突兀。
  
  火光照亮了周围,移动到沙发前的茶几处,林泽绅从鎏金的木盒里抽出一包香烟。
  
  “碰——”,点上。
  
  屋子里又恢复了黑暗,指间的香烟明明灭灭。
  
  林泽绅抽烟的样子和别的人不同,别人都是食指和中指夹着,他用得是无名指和小拇指。
  
  这对一般人来说可能需要一点技巧,但他很熟练,抽烟的样子随意而放松,就像是抽地好玩一般,与自身清冷的气质竟也没什么违和感。
  
  烟雾在夜色里袅绕,不到半根的时间,他有些坐不住了。
  
  有点饿,可以去吃点东西,顺路瞧瞧糖心记里安排的怎么样了。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糖心记就在倾城戏院附近。
  
  林泽绅拿了香烟出门,晚上天冷,又顺手在门口拿了顶帽子,自己去了车棚开车。
  
  那边倾城戏院却是相当热闹的。
  
  本来就是咿咿呀呀唱戏的地方,满场子都是人的喝彩叫好声。
  
  唐糖对这种地方尤其喜欢。
  
  热闹啊,有人气儿啊,满满登登都是看客,每人手里还都揣了把瓜子花生,认识不认识,只要是喜欢的角儿,彼此就都能熟络起来聊一聊。
  
  这不,她一个人就聊了大半场子的人。
  
  主要是林夫人很少来听戏,平日里唯一的业余就是打牌打牌打牌,这好容易来一回,给人戏院里激动的,大嗓门儿一嚎——
  
  “今儿夜里看戏全免,茶水全包!”
  
  林夫人也不小气,穿着一身狐裘往二楼看台边儿上一站,盈盈笑道:“我们林氏的阿绅请大伙儿看!”
  
  这主意可不就是唐糖想出来的。
  
  她不是好惹的主,心想记者都拍了照了,瞒也瞒不住,一回来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给夫人讲清楚了。当然,其中免不了要添油加料的。
  
  林夫人过程听个大概已然是直咬牙,听到最后阿绅抱着那女人出去,更是拍桌而起。
  
  和唐糖几番商量下,就约着晚上要整一整阿绅。
  
  这不,先是给他留了唐糖亲手做得“饭菜”,留他一人在家,再来全家到戏院里快活,以他的名义耍耍阔气。
  
  唐糖当下就解气了。
  
  她不喜欢待在楼上的贵宾席看戏,一溜烟窜到楼下,混到群众里去,和众人坐一起唠嗑嗑瓜子喝茶。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得民心者得天下。
  
  通过白天的事情她已经深刻明白这个道理。林泽绅是靠不大住的,喜欢归喜欢,总不能嫁给他再白白忍着白莲花无处撒野吧。
  
  好不容易死而复生,来到这么个新鲜世界,她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原本计划着首当其冲第一件,俘获冰山痴情男的芳心。
  
  不过看起来还需要点时日,先拉拢人心,将舆论扭向自己这边,然后慢慢来。
  
  这一拉拢就发现——民国的人们啊,实在是单纯地令人发指!
  
  “那晚我和林先生其实真得没发生什么......”她先发制人,在看戏的空档挑起大家喜闻乐听的话题。
  
  “哎呀,那林先生定是真心喜欢唐小姐!”一个嗑瓜子大娘一脸艳羡地说。
  
  “为什么呢?”其实有那么一瞬间,她真得是不懂大家的脑回路。
  
  “一般男人肯定要做些什么的,林先生既然如此珍爱唐小姐,想必是真心喜欢。”一个文绉绉穿着玄色长衫的愣头青如是说。
  
  “......”好像有点道理。
  
  “当初我对我媳妇儿也是这样,她不愿意,我就跟她耗着,哪舍得动她一下!”一个满脸黑胡渣的大叔直接拿出了往日实战经验。
  
  “......”好像很有道理。
  
  唐糖嗒吧嗒吧嘴,眉开眼笑地将瓜子往大伙儿怀里凑:“来来,多吃点儿,林先生说了,管饱!”
  
  “哈哈哈哈哈......”
  
  大伙儿都被这实诚的小丫头给逗笑了。
  
  显然,唐糖很轻易就获取了如潮好评。
  
  她本来小模样长得就娇俏,衣着打扮又清纯美丽,一般人都很向往这样的姑娘,只不过平时都会觉得高攀不起,毕竟大户人家的小姐哪个都有些骄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