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终极凶器 > 最终卷 最终章 混乱

最终卷 最终章 混乱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终卷  最终章  húnluàn
  
      吃饱喝足之后,自然是饱暖思?yin?yù。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学校宿舍不必回去了,晚上还熄灯,很让人不爽。
  
      要知道,麦小杏的皮肤超级白皙,亮着大灯看,无比的养眼。
  
      同样的,俏nv王的肌肤也不差,屁屁更是极为美观,能在灯光照耀之下享受,愉悦无形就能增加五成。
  
      更何况,学校毕竟是学校,完全不能放开,还是在店里好,能尽情呼喊。
  
      张淘淘没有回去的意思,麦小杏自然也一样,即使她的小美眉伤未愈,不能夹到俏nv王和贝克大哥之间,也要做一个称职的旁观者。
  
      于是乎,三人上楼。男人先洗澡,速度快。张淘淘和麦小杏则如往常般一起解决。
  
      很不幸,男人没有为美人们准备大浴巾。于是乎,擦干净水之后的两只大白杨只能赤条条的出来,如同chuáng上躺着的男人一样。
  
      张淘淘自然不在乎这。在梅城时,早就干过无数次。
  
      麦小杏还是第一次遇上,小脸绯红,但有张淘淘这个竞争对手存在,再羞涩也没有皱眉头地跟着出来。只不过本能地用手护住xiōng口和小美眉。
  
      张淘淘见此嘿嘿直笑,然后得意地一个鱼跃,扑进chuáng上男人的怀抱。
  
      麦小杏身体受创未逾,无法服shì男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俏nv王贪吃着贝壳大哥。
  
      当享受一次颠覆愉悦之后,男人的凶器依旧嚣张着,而张淘淘阻止了雷贝壳的继续,立刻从包里翻出那瓶人体润滑液,然后趴到chuáng边,妩媚地翘起屁屁,还yin?dàng地扭一扭,既勾引男人,也向麦小妹示威。
  
      麦小杏看到此幕,再忍受不住。本来观看一场大戏,就面红耳赤,头晕脑胀,此刻顿时不再顾忌小美眉的不适,反正又不准备让她再上,干脆地起身,抱上雷贝壳,道:“大哥,我也想试试。”说罢羞涩地指着人体润滑液。
  
      雷贝壳对麦小妹献出小菊huā,自然很高兴。但还是关心地问道:“你不疼了吗?”
  
      麦小杏道:“又不用哪里,没事。”
  
      雷贝壳也觉得不应该有事,更何况一次能上这么两个极品的小菊huā,实在令人兴奋,无法阻止。遂干脆地道:“上chuáng,趴着去。”
  
      麦小杏立刻行动,虽然心里有点小怕怕,但依旧冲张淘淘lù出胜利和得意的笑容。
  
      于是乎,单人chuáng上横跪着一大一小两个小白羊,全都撅起屁屁,等待男人宠幸小菊huā。
  
      雷贝壳分别在两个股沟里滴下润滑液,然后两手同时行动。
  
      虽然只是手指进入,但俏nv王立刻想起昨夜**āngbāng的美妙,忍不住发出yin?dàng的声音,yòuhuò男人的同时,不忘向麦小妹示威。
  
      麦小杏与俏nv王不同,还是第一次,正处于适应期,即使不疼,异样的感觉也让她无法装出愉悦来。何况,比起卖?sāo,单纯的麦小妹也自认比不过。但是她有自己的必杀技,装纯
  
      也不能说装,她本来就很纯,只需要把那种羞涩和纯真表演出来,就足以令男人的动作越发呵护。
  
      雷贝壳都有点按耐不住了,眼前一个风?sāo,一个清纯,实在让人蠢蠢yù动啊。
  
      幸而俏nv王昨天刚吞吃过大凶器,还没完全合起来呢,所以屁屁很快扩张开。勉强能承受时,雷贝壳就忍不住撤去手指,放出凶器。
  
      没有完全开拓,使得不次于昨日的紧,雷贝壳很爽,很兴奋。
  
      对应的,张淘淘的感觉也是不次于昨日新开的强烈。
  
      虽然享受上了,但麦小杏也不能放弃继续扩张。于是乎,在雷贝壳的命令下,麦小妹成功骑到了俏nv王的身上。
  
      就这样,雷贝壳边爽边工作干劲十足。
  
      当麦小杏的小菊huā彻底张开之时,张淘淘的屁屁已经被jīng华灌满,躺到一边去了。
  
      雷贝壳把龙头对准张开的菊huā,用力掰开屁屁。与俏nv王天生的内秀身材不同,麦小杏的小菊huā都小一号。既然扩张开,也明显不能轻视容纳粗大的凶器。
  
      所以男人的侵入愈发地温柔和缓慢,而麦小杏也不像张淘淘那样第一次就完全感觉不到痛楚,能直接体验到难以表述的异样快感。
  
      屁屁yù胀裂开的痛楚令她咬紧牙关。虽然雷贝壳关心的想退出,但麦小妹就是不许。因为旁边兴奋的张淘淘正拿着手机拍摄这震撼的一幕呢。
  
      那黑粗的东西消失尽那么狭小的屁屁,让俏nv王都有点小兴奋。
  
      当一个小时后,屁屁适应男人的粗大时,麦小杏也体力将尽。俏nv王趁机钻进来,甘愿被麦小妹骑着,只为分担姐妹的压力。
  
      麦小杏当然明白这是借口,完全是俏nv王自己又想要了。但她确实难以一个人应对雷贝壳,唯有引进外援。
  
      于是乎,生猛的凶器开始上下翻飞,享尽无尽滋味,并最终灌满麦小杏的屁屁。
  
      麦小杏终于满足了,即使第二天夹着屁股,别扭的返回校园。但清纯的笑容又恢复到脸上。只不过与往日的天真相比,今天多了一丝小fù人的妩媚。
  
      轮班的人又多了一位,但雷贝壳以自己的终极凶器,令每一个美人都满足,都满意于数日的一次。
  
      唯一没有轮班的,只有已经上了高三,管理变得极严,难有太多自由时间的钟慧珺和宫秋嘉。
  
      既然她们不来,雷贝壳唯有亲自去。其实,他不去也不行。小魔nv已经在电话里严重威胁过了。而恢复如初的宫秋嘉也是小脸嫩红的满是期盼。
  
      这天上午,有班主任韩莺莺的课,钟慧珺和宫秋嘉立刻催促雷贝壳前往。
  
      雷贝壳想到可怜的韩莺莺老师,只能无语。手下有这么两个恶魔学生,真不容易啊。
  
      既然是韩老师的课,雷大叔改变悄然抵达学校的计划,而是公然出现在教室mén口。
  
      韩莺莺瞬间yù脸变红。她当然想起上一次的羞事。身为一个大姑娘,吃了男人的鸟儿不说,来拉着男人不放手,求着让灌满三个小dòngdòng,真的没法见人啊。所以那之后一直没有联系这个男人,没曾想今天男人上mén了。
  
      当然,现在正在上课,韩老师再不耐也得调整好。
  
      何况,这个男人的目的肯定不是她。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果然,钟慧珺和宫秋嘉立刻起身请假。
  
      韩莺莺不奇怪钟慧珺起来,毕竟雷贝壳来,肯定是会小情人。但宫秋嘉搀和什么。可惜现在不是细问的时机,既然一定要批准钟慧珺,那宫秋嘉也无法拒绝。
  
      于是乎两个小美人欢快地逃离教室。
  
      雷贝壳本来想带她们离开学校找地方。毕竟与上一次不同,这回有宫秋嘉,要有一张chuáng才能好好收拾两个小美人。
  
      只不过钟慧珺却阻止了他,而且还得意地拎出一把钥匙直晃。
  
      雷贝壳诧异地目视询问。
  
      宫秋嘉嘿嘿偷笑,解释道:“这是小爱偷偷复制的韩老师宿舍的钥匙。”
  
      雷贝壳无语,彻底明白钟慧珺的打算。只能感叹真不愧是小魔nv啊。竟然敢逃课去班主任的宿舍**,真是能人所不能。
  
      当然,他不会反对。他对韩莺莺的宿舍也不陌生,曾在韩老师的大chuáng上两次扒光韩老师,虽然没有吃的这个知xìng美人,但也让韩老师的小美眉洗过牛nǎi浴。所以在那里享用两个高中生,绝对过瘾。
  
      三人立刻前往宿舍楼。现在真是上班时间,教师单身宿舍完全空无一人。一个大叔和两个学生堂而皇之地mō进韩莺莺的宿舍。从里面用钥匙锁上mén,万事无忧。
  
      这一次,钟慧珺没有急着脱衣服,而是故意做羞答答地高中nv生状,媚眼直抛,道:“大叔,喜欢上高中生吗?”
  
      雷贝壳很满意,配合地lù出yin?dàng的笑容,sèsè地道:“我就喜欢**们这样的小nv生。”说着掀开红方格褶皱裙,把手伸进纯白内kù里,mō到一片湿润。
  
      钟慧珺立时夹tuǐ,挤住使坏的大手,并发嗲地道:“大叔,我就喜欢被你cào。”
  
      宫秋嘉待在旁边,忍不住道:“你们还有完没完啊。”
  
      钟慧珺见此,嘿嘿贼笑,又冲雷贝壳卖?sāo道:“大叔,嘉嘉都等不及喽。要不你一起cào我们吧。”
  
      雷贝壳哈哈直笑,乐呵呵地道:“好啊。”说着另一只手也探进宫秋嘉的裙子里。
  
      宫秋嘉顿时没话说了。虽然她疯起来也能赶得上小魔nv,但毕竟平时还好。加上只跟雷贝壳好过一次,还带着小nv生的羞涩,所以顿时红晕满脸,但却没有阻止雷贝壳的sè手。
  
      而当手指袭扰上稚嫩的宝贝时,宫小美人甚至已经有点发软的依偎进男人的怀里。
  
      两个小美人虽然已经上了高三,但是一个天生光洁,一个后天发育迟缓,一样光洁,所以mō起来的手感非常出sè。雷贝壳爱不释手,直到两个小美人都脸蛋绯红,站不住了。
  
      这才放过她们,然后一手抱一个,直接闯进卧室,把人丢到了chuáng上。然后好整以暇地脱掉kù子。
  
      钟慧珺和宫秋嘉爬起来,看到嚣张解放的大家伙,顿时对视一眼,默契地爬到chuáng边,一起抓住男人的宝贝。两人的小手都不大,一起撸动还差一截呢。于是乎,两张小嘴齐上。
  
      望着清纯的两个高中nv生,虔诚地跪在那里服shì,雷贝壳没有忍耐太久,就让她们转过身去。
  
      钟慧珺有太过巨大的**。光那一对féi兔子的重量也能压坏人,所以躺在chuáng上,而宫秋嘉身量小,还没发育,非常瘦弱,压在身上都没重量,便趴在小魔nv身上。
  
      没有深林的阻碍,两个稚嫩的溪谷jiāo接,小贝壳忍不住冲了进去。
  
      雷贝壳专心致志地享用,还有闲暇去**那一对小菊huā。
  
      钟慧珺和宫秋嘉也没有闲着上面的小嘴,玩起百合的同时,还互相逗nòng一大一小,两只白兔。
  
      与此同时,韩莺莺也遇上了麻烦。游走在课堂内讲课时,总是忍不住去想雷贝壳,去想那一根粗大的黑家伙又会如何蹂躏稚嫩的学生。更想像自己喝醉的那个夜晚,这个男人又如何在自己tuǐ间和***上,搞了一发。
  
      走神的韩老师为上课分心和不负责任付出代价。她碰到了学生的桌子,自己被绊倒,摔得不轻的同时,还把学生的墨水瓶碰掉。结果落地的墨水瓶倒是很结实,没摔碎,但轻薄的塑料瓶盖碎了,最终还是蹦了她一身碳素墨水。
  
      没办法,只能让学生们先自习。她去宿舍换一身衣服。
  
      待到韩莺莺用钥匙打开宿舍的mén,直接被卧室里jiāo替响起的两个稚**生的yin?dàng叫声震住。只瞬间,她就听出这是刚才请假离开的钟慧珺和宫秋嘉的声音,几乎本能的,韩老师赶紧进屋,轻轻地锁上mén,免得这种异响传出去。不然的话,她可就惨了。
  
      同时,心中也对雷贝壳幽怨不已。这家伙办事怎么也不看地方。学校外面遍地都是小旅馆,随便去,跑她宿舍干什么。若让外人听到这动静,她可怎么见人啊。别人可不会怀疑是自己的学生在她宿舍呻?yín,只会把这动静安到韩老师身上。
  
      但是她有非常奇怪,走的时候锁上mén了啊,雷贝壳怎么进来的呢。之前两次醉酒,倒是有机会拿到钥匙,但深更半夜,根本无法复制。而mén锁明显没有坏,甚至还是上了三道锁,肯定是用钥匙锁上的。
  
      不应该是雷贝壳,只有可能是钟慧珺。韩老师忽然想起有一次钟慧珺说困觉,没法在自己的宿舍睡,便借她的宿舍小睡一会。那次好像就把钥匙给了钟慧珺。
  
      很有可能。不,应该是一定就是那一次,钟慧珺复制了她的钥匙。这个极品学生绝对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当然,现在无心追究钟慧珺的这件事,更大的问题摆在面前,卧室里可是不仅只有小魔nv一个,还有一个相对老实多了的nv生。
  
      韩老师有一个疑问,雷贝壳雷大叔,何时又把宫秋嘉给上了,甚至于还把两个nv生搞到一张chuáng上。
  
      听这此起彼伏的动静,很明显雷贝壳在同时享用两个小nv生,这份本事真的令韩老师诧异啊。
  
      当然,她更好奇那会是什么景象。
  
      从进mén到现在也有了一小会,屋里面的大战还在继续,想来是没有听到她开mén的动静。她的动静虽然不小,但卧室里的动静更大,没听到倒也不奇怪。
  
      韩老师本能地寻找理由,却不知道事实上,钟慧珺和宫秋嘉确实没有听到。两个小nv生的心思都在男人随时出现的凶器上,哪会理会其他的异样声音。反正锁上了mén,根本没有人能闯进来。本书最新最快更新来自唯一有钥匙的班主任还在上课呢。
  
      但是雷贝壳却实实在在地听到了。就算他没有超级的本事,就算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不可能错过开关mén的声音。
  
      只不过听到归听到,但却没有任何停止的动作。因为听到钥匙转到的声音,就已猜到来者是韩莺莺。既然是韩老师,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他跟这个美人的关系只差一层窗户纸。
  
      现在让她听一听,也能让未来做好准备。反正韩老师早就知道他和钟慧珺的关系,再看到一次,丝毫不会影响他们两人的关系。
  
      就这样在误会之下,韩莺莺忍不住好奇地溜往卧室。但是越靠近,那急促的娇?喘声和yòu人的呻?yín声越是大,越扰人心田。她yù脸微红,觉得不该去偷看自己学生和男人办事。
  
      而且她可是好老师啊,不去制止这种事情已经够错误的,怎么能去偷看呢。
  
      扭头想走,但卧室的mén是虚掩,这么接近已经近乎在眼前,所以yin?语一cháo高过一cháo,一làng强于一làng。这近似在耳旁的呻?yín声和喘息声,绝对不是任何小电影能比拟的。
  
      韩莺莺感觉自己的心在狂跳,连呼吸都有些异样,又生怕惊动里面的人,赶紧屏息,让呼吸尽量不发出声音。她想快点逃离这个让人沉沦的地方,但好奇心又驱使她回到原地。最终,韩老师受不住yòuhuò,完全抵达mén口,把脸贴了上去。
  
      只需要往里面瞄一眼,所有的*光便全部落入眼中。那是一幕活生生的chūn?宫大戏啊。
  
      果然与她预料,那个男人雷贝壳正在同时干自己的两位学生。而钟慧珺和宫秋嘉居然还穿着校服,只不过已经衣衫不整。
  
      这两个nv生的姿势真的太yin?dàng了,居然搂抱在一起,互相**,而她们稚嫩的宝贝就被雷贝壳尽情蹂躏着。
  
      从韩莺莺的角度,恰好能看到粗大的黑凶器上下jiāo替地进出,而随着腰部不停地tǐng动着,与nv孩们的结合处不停地发出“啪啪”的声响。
  
      雷贝壳的喘息声,钟慧珺和宫秋嘉的呻?yín声,还有那身体器官撞击的啪啪声,以及韩老师自己的小chuáng不堪重负发出的吱吱声,构成了一曲最原始粗狂和yòu人无比的乐章,不断地冲击着韩老师的耳膜。
  
      韩莺莺恰是huā儿熟透的年纪,不用**都会想起男人,而现在所看所听加上所想,立刻使那敏感的娇躯微微发热,两tuǐ间也有热流yù出。
  
      一个声音在韩老师心底呐喊,催促她快点离开,否则将会有不妙的结局。但是此时的韩老师,双tuǐ就像踩着棉huā般无力,休说走路,连抬都抬不起来,最后只能扶着mén边,继续控制不住欣赏自己卧室里上演的jīng彩大戏。
  
      雷贝壳自然能感受到韩莺莺再掩饰也盖不住的呼吸声。有一个未到手的丽人旁观,他是越发的兴奋和斗志高昂。
  
      钟慧珺和宫秋嘉最直接的感受到,于是乎越发的兴奋,以更风?sāo的声音和动作迎合男人的宠幸。
  
      mén外面,韩莺莺觉得自己的下面越来越热,越来越搔痒,最终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撩起套裙,把一只yù手伸进kù袜和小kùkù里,缓缓地抚上早已tǐng翘起来的小豆豆。
  
      只可惜这种动作没法解决体内的燥热和无法压抑的yu火。望着膝下承欢的两个学生,她真有的羡慕了。
  
      一个奇怪的想法随之冒出。她开始幻想自己带起自己的学生,躺在chuáng上任由雷贝壳爱抚与**,然后再享受他那生猛的功夫和强壮的身躯。
  
      于是乎,另一只空闲的手也解开纽扣,翻起文xiōng,去慰问那tǐng翘的大白兔和红眼睛。
  
      时间在流逝,第二次享受征伐的宫秋嘉到底敏感,而且天生细小的甬道令她能体验远超闺密的快感,所以同等享受之下,率先触线。
  
      雷贝壳立刻放弃钟慧珺,开始剧烈地征伐宫小美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